以慾望之名,BEMØRAL香氛秀

“搖擺的水晶燈,動搖你內心的恐懼

刺耳的尖銳,擊碎你對香味的印象

重新定義你的所有觀念

慾望,是我們僅能賦予它們的名號”

03/28/19在台北華山1914文創園區舉辦了一場BEMORAL的鳴槍儀式,「À Mon Seul Désir 我唯一的慾望」香氛新品發表從下午的記者會到晚上的派對,沒有人不被開場的表演給震懾、吸引。

原本吵雜的場館在燈光暗下瞬間變得有點嚇人,餐桌上方高掛的水晶燈隨之開始前後晃動;原本還為此感到緊張、新奇的群眾驚呼聲,很快地就被前方螢幕傳來的聲音給抹去。

從幕布後方登場的侍者各個都戴著面罩,那滂薄的氣勢讓你看不出誰是誰,好像是刻意隱瞞身份似的,卻也讓你將目光望向他的白色手套上方的鐵罐,同時撲鼻而來的氣味在影片的突顯下更顯現出那股無法形容的香氣,好像不合乎常理的行徑卻在七彩燈光的閃爍、螢幕上旋轉的粉色骷顱、侍者的神秘氣質之下變得和諧。

這是一場出乎你意料之外的表演秀,打破了你對香氛發表會的既定想像,在昏暗的燈光下,那一顆顆的礦石成了最奪目的寶石。

“我自己也很喜歡這場活動,因為從來沒能有機會這樣自由的發揮,把我所有的想像都融入其中,讓一切獨特又別具意義”

模特兒出生的秀導王聖芬(Amanda Wang),拋下模特兒的華麗光環,隱身成幕後的一角,把對藝術的想像及熱愛變成實體的表演,透過模特兒的肢體傳達、燈光師的對位操控,對於每一場秀有著一定的要求、執著,在戴上耳麥的那刻就好像是換了一個靈魂,著魔似想要把最原本的意涵表現出來並把特點發揮到極致。

“沒有多餘的轉場效果,以自由想像為初衷,讓香氛產品成了最主要的主角。”

這次在新品發表會上的表演,是在事前幾次的開會交流下,讓導演明白所有產品的故事與理念之後,從走位、道具、音樂我們也全權交由導演來安排設計,想像當這些產品跟香味有了肢體的演繹會是什麼樣子。在沒有框架限制的本意之下,整場秀成了新品發表會的一大亮點,那些別人不敢嘗試的,我們讓它在BEMORAL的世界一一實現。

表演是從我們出生就開始的藝術,但是能演活自己的,才是真正展現自信的表現。在BEMORAL的新品發表會上,除了看到精緻的雕像、藝術品,透過侍者演繹的表演秀,更是把所有人的想像一再顛覆,把所謂的「美」推向另一個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