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想要與需要|雙胞胎Youtuber,展榮 展瑞

“人類無時無刻都在「想要」什麼,卻也窮極一生尋找自己「被需要」的瞬間。這兩種關係,交互主宰著我們的心靈”

然而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超越此兩者的第三種關係-「共生」,這個詞彙看似深奧,但其實你我一點都不陌生,比如手機之於你,它離開了你、會沒電而死;你離開了它、則會無聊至死。又或者作為一個飼主,你能想像活在一個只有人類、沒有任何寵物存在的世界嗎?

我們堅信,在人與人、事與事、物與物之間,擺盪著一種能量極強的連結關係,今天,我們邀請到展榮、展瑞這兩位號召力極強的雙胞胎Youtuber,一起來聊聊究竟在他們眼中,何謂共生。

“如果下一秒,你們將被迫乘坐飛船離開地球,飛船上有滿足你一切基本生存的供給需求,但你們只能從地球上帶走五樣人、事、物,不必考慮大小或數量,你們的選擇會是?”

展榮:我可能會帶走三個女生、兩個男生吧。

展瑞:我最一開始的想法是帶走自己的家庭成員,但他們超過五位了,所以這對我來說是太痛苦的選擇。既然如此,我就當作從今以後只會剩下我一個人生活,我要帶走一男一女、一隻貓一隻狗,還有我的照片作品集。


“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呢?”

展榮:一開始我想到的答案有電玩或是3C產品,但是我仔細思考後發現,當生存範圍被外力縮小時,自己的慾望其實是會隨之降低的,所以我才會認真思考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然後這個世界又需要我們做點什麼回應。世界需要我們的是『繁衍、創造』,唯一能做到的只有人類吧。

展瑞:我跟展榮的想法有點像,第一個闖進我腦袋的是『永續』這件事,但是又有點不太一樣,我不會把自己放到繁衍後代的責任人選裡,所以我會帶上一男一女(讓他們負責生育),然後憑人類的智慧,有朝一日應該可以讓貓狗互相交配吧?在那之前牠們可以好好陪伴我。然後照片是最能代表我故事的媒介,我離不開它。


“我特別注意到你們的答案裡都有『男性』的存在,讓我不禁好奇,這個角色有可能會是對方嗎?”

展榮、展瑞:(異口同聲的)好像不會欸,哈哈!

展瑞:因為展榮對我來說就是家人,可是如果有一天真的面臨到這項抉擇,我優先考慮到的會是人類是否可以繼續生存下去,畢竟帶這麼多家人也不能彼此交配,哪天大家都死了,世界不就提早毀滅、人類幾千年來的心血不就前功盡棄了?


“其實剛才這些問題,就是我們在思考『共生』關係的過程,不曉得你們作為社群媒體上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意見領袖,是否有觀察到世界上有什麼有趣的共生現象?”

展瑞:我是有欸,因為在很多人的心中,我們賦予人的形象是「展榮+展瑞」,所以他們看到的就會是「一個IP(智慧產權)」,但其實我們是再明顯不過的兩個單體。

不是雙胞胎的人大概很難理解吧?這對我們而言真的是一種很自然的存在,但是奇妙的是,在某些人眼中,我們似乎得時時刻刻做一樣的事情、穿相同的衣服,也許未來會喜歡上同一個女生、最後選擇在同一個地方養老,這是展榮和展瑞之於這個世界的共生,而且似乎也會永遠維持下去。


“其實我們相信,共生是超越「想要」與「需要」的存在,也是屬於未來的正面關係,那麼你們是否有意識到自己的身上也存在著這種關係,而它的存在又是如何讓人變得更好?”

展榮:我理解的共生,某種程度上像是一種『交易』,我指的並不是金錢上的往來,反而是我知道觀眾需要我們,我們也需要他們,互相仰賴卻不自知的一種關係,不戳破反而是好的。

“那麼在這個民粹主義興起、人心割裂的新時代,你們是如何看待「分享自我」這件事?而分享又會如何幫助到人類的共生呢?”

展榮:其實我們當初在創作短片的時候,就是因為知道台灣人的生活都很乏味,也就是剛剛提到的,他們『需要』這件事,所以我們的作為才會顯得有意義,但我發現一個很奇妙的現象,就是當產出的作品是免費時,人們通常不會多花心力去思考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反而是譬如今天出現一張要價三、四百元的CD或得年繳上千塊的Netflix平台,這才會讓人納悶「這是我真的非有不可的嗎?」、「我有其他替代性選擇嗎?」、「我值得擁有這件事情嗎?」,這種共生關係確實是一直存在著的。

展瑞:既然聊到這個,我必須說一句,人類真的可以同時擁有各式各樣、天差地遠的個性,網路上的展榮、展瑞,或者說,我們經過選擇後而「分享」的展榮、展瑞,其實只是一部分而已,那當然還是屬於我們自己,只不過,事實是我們透過傳遞這個區間的真實,來符合某些族群的渴望,真的一點也不偉大。


“我們的初衷便是「做他人不敢做、做不到的事」,因此每個與我們合作的對象,都是「新常態」中的新人類,那在專訪尾聲,你們是否有多了些意外的想法?”

展榮:我的感覺是,你們期待可以訓練消費者,明白產品與己身之間的真實關係,透過非主流的意識共鳴,進而對品牌初衷有所認知,而非利益至上、任銷售數字綁架。比如說我今天急迫需要某個產品,市面上一定找得到非常多交替取代性強的品牌,但我想你們應該是真的想教育消費者,走的路數才會相形特別。

展瑞:我覺得BEMORAL應該是在找尋同類,所以應該不太在乎比較。


“最後,請用你們最擅長的方法,不限文字或任何媒介,為我們定義今天聊完之後,什麼是「共生」?另外,你們認為我們能有什麼其他的方式,加深讀者對於共生的認識?”

展榮:共生是人類都需要「意識到」的一層關係,我們可以大膽探索,但不需要追根究底,因為共生永遠沒有解答,每個人的詮釋方式也不盡相同。我滿期待BEMORAL可以......做一個太空艙吧!或許你們可以真的做出一個讓大家被迫與世隔絕的地方,消費者可以真正做出選擇、感受共生關係的自然存在。

展瑞:共生是每個人從離開母體之後,一有思想便開始存在的需求累積,而它也代表了24小時都不斷在做的選擇,沒錯,共生是選擇,每個人都責無旁貸。我希望如果沒有預算考量的話,BEMORAL可以出走埃及、秘魯,或是各大世界文化精髓的遺跡,以探險家的身分,身體力行的告訴消費者,共生「最純粹的樣貌」為何。


後記

專訪那天,我們對展榮、展瑞的第一印象其實是,他們一點都不像。

從同卵雙生到胚胎分裂,離開母體後逐漸蛻變成兩個截然不同的生物體,有人說,在76億的地球人口數中要找到來自另一個家族、卻又和自己長得八成像的人,機率只有億萬分之一,但是對於展榮、展瑞兩人,擁有一個外表相似的家人,不是幸運,而是一種上天賦予的自然存在。

大家原本以為,他們兩人的共生關係僅止於雷同的相貌、相似的身形、機靈的反應及與生俱來的幽默感,世界上的雙胞胎比比皆是,他們不過是恰好「一起」受到粉絲擁戴,雙胞胎則是一張識別證。

雖此,在將近一小時的交談當中,我們看到展榮、展瑞鏡頭捕捉不到的真實面,好似披著相同軀殼的兩團靈魂。展榮的語調較高,語速偏快,講話有邏輯、但又不忘要自娛娛人,展瑞的共鳴較低,語速沈穩,和哥哥的默契挺好,時不時又會天外飛來一句妙語。而這是將視角範圍縮小至兩人時,有觀察當然自有比較,如果兩人有天倏地分道揚鑣,訪談中提到的「展榮與展瑞的共生」、「社群與兩人的共生」、「私人與公眾身份的共生」,似乎頓時會全盤瓦解,然後又會在另一個空間、時間、狀態之下,蔓延出煥然般的新共生關係。

超過想要和需要,原來在展榮、展瑞的世界裡,不斷的選擇、無求於解答,這就是「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