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想要與需要——特效化妝師,程薇穎

“人類無時無刻都在「想要」什麼,卻也窮極一生尋找自己「被需要」的瞬間。這兩種關係,交互主宰著我們的心靈”

超越此兩者的第三種關係「共生」,這個詞彙看似深奧,但其實你我一點都不陌生,比如手機之於你,它離開了你、會沒電而死;你離開了它、則會無聊至死。又或者作為一個飼主,你能想像活在一個只有人類、沒有任何寵物存在的世界嗎?

我們堅信,在人與人、事與事、物與物之間,擺盪著一種能量極強的連結關係,今天,我們認識了一位在電影界闖出名堂的台灣女孩-程薇穎 ,身為「特效化妝師」的她,究竟顛覆了多少看似詭譎、實則勾人的潑色美學,一路上又踩下了多少相互層疊的步伐印記?

“如果下一秒,你將被迫乘坐飛船離開地球,飛船上有滿足你一切基本生存的供給需求,但你只能從地球上帶走三樣人、事、物,不必考慮大小或數量,你的選擇會是?”

程薇穎:首先一定是帶上我的家人們啊!全部的家人。然後是我的腳踏車,跟我最愛的一瓶香水。


“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呢?”

程薇穎:家人永遠是最重要的,一定擺在優先順位,然後就算在外太空沒有機會騎到我的單速車,但是只要有它在,我總會有種『人車合一』的安全感。香水的話,是因為我是一個對味道非常敏感的人,我沒辦法忍受任何臭味,所以我的工作常常讓我很痛苦,哈哈!


“我特別注意到你的答案裡有『香水』,這並不是經常被視為必需品的選項,是否可以稍微更詳述一點,你會將其視為不可或缺的原因或連結呢?”

程薇穎:我最喜歡的一瓶香水,其實是男友特別替我挑選的,所以自己會下意識的特別珍惜它。對我而言,味道是一種記憶,或者可以形容成一種執著,我喜歡用味道和人生的片段作出連結,比如某一瓶香水是屬於巴黎的旅行,某一瓶是屬於台北的假日,某一瓶是週而復始的日常,比如今天。


“其實剛才這些問題,就是我們在思考『共生』關係的過程,不曉得你作為一名在永續職場、藝術文化界或社群媒體上都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意見領袖,是否曾經觀察到世界上有什麼有趣的共生現象?”

程薇穎:我在工作上其實觀察到滿多的,比方說我跟製片,甚至是電影劇組的每個部門,我們充分需要彼此的理解,才能共同產出一個基於溝通與尊重的作品,而作品與我們也是共生的。

另外在生活中,我發現有許多事物是和人類共生的,不是我非常想要或非常需要一樣物品,自己就一定會獲得它,比方突然想喝一杯咖啡,也得有錢、有咖啡店、剛好路過、眼睛剛好看到......這種現象真的滿有意思、而且比想像中來得豐富許多的。

“其實我們相信,共生是超越「想要」與「需要」的存在,也是屬於未來的正面關係,那麼你是否有意識到自己的身上也存在著這種關係,而它的存在又是如何讓人變得更好?”

程薇穎:我覺得自己跟矽膠是共生的。

沒有矽膠,我就做不出電影裡的屍體或美人魚,其實它只是特效化妝與製作中的一項材質而已,只不過矽膠是沒有味道、而且仿真性較高的,誠如前面提過的,我對味道非常敏感,並且我的工作取向強烈需要它,所以我和矽膠的共生存在,讓電影藝術的視覺呈現上可以有更多樣化的張力,更現代嗎?更前衛嗎?我認為是更有趣。


“那麼在這個民粹主義興起、人心割裂的新時代,你是如何看待『分享自我』這件事?而分享又會如何幫助到人類的共生呢?”

程薇穎:人類最不能沒有的,我想就是溝通分享、抒發聊慰、選擇理解吧!

人的思緒實在太多、太雜了,而自我與世界的溝通,就是理清心靈最棒的分享方式,比方恐懼、擔憂或是過度期待,這些都是大腦『提前』盤定出來的情緒。

假如願意跳脫思考、落實分享,或許,我是說或許,真的能避免某些不必要的負面維度?搞不好分享就是將內心斷、捨、離的深層步驟,有些意識是需要用更廣的視角加以定調的。

“其實我們現有的產品皆是以『共生』作為理念開發而來,像是礦石與慾望、面膜與彩妝的結合,看似相互悖離的事物、實則融為一體。你認同這樣所謂的共生狀態嗎?又或者你覺得未來這種狀態會持續蔓延到生活嗎?”

程薇穎:BEMORAL從一開始就帶給我一種很強烈的神秘感,不管是產品亦或形象片。

所以我滿認同共生在現階段是一個滿神秘的議題,但是在未來的生活中,也許經過品牌不斷貫徹這項精髓,不管是消費者、還是泛人類,都有辦法意識到共生是很自然的、不神秘矯飾的一件事。


“最後,請用你最擅長的方法,不限文字或任何媒介,為我們定義今天聊完之後,什麼是『共生』?你認為我們能有什麼其他的方式,加深讀者對於共生的認識?”

程薇穎:對我來說,最強烈的共生型態有兩種,可見的是『血液』,不可見的是『情感』。


後記

「誰都會有情感吧?難不成她指的是那些『多出來的情感』?」

從程薇穎的話語當中,隱隱能感覺到她是個相當重情義的女子,她離不開家人、離不開工作、離不開回憶,以至於她與所有與之相連結的物質,比如香水、矽膠、血液,都成了再明顯不過的共生關係,然而與之相伴的是,那些隱形而多餘的情緒,才是她語帶保留的緊密存在。

很多人第一眼看到她,都會納悶這樣一位漂漂亮亮的女孩子,為什麼要去把玩發黑的頭顱、爬滿屍斑的女體?翻模、上色、塑形、黏貼之間,她透過對創造的激情、對世界的反抗,化情緒為作品的視覺高潮,人家常說過猶不及,不過在她身上,More is always more。

來吧!大腦盤根錯節之下運運而出的悲傷、慍火、歡愉、酸楚,都來吧!五味雜陳才能激盪出人生的滿漢全席,與多餘的情緒共處,當個八面玲瓏的現代雙魚,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