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想要與需要|街頭文化的參與者,Andy

⼈們無時無刻都在「想要」麼,卻也尋找自己被「需要」的瞬間;然而我們要討論的是超越兩者的第三種關係&mdash「共生」。

此刻你可能會覺得「共生」?什麼鬼!

但事實是現在最普世的共生關係就在你和手機之間:它離開你會沒電⽽死,你離開它會無聊⾄死。它離每個⼈都不遠,然而問題思考的答案,往往直指內心。

今天,我們就來和潮流選品店AMPM Studio主理人Andy有趣的談談!

“接受此次採訪,先自我介紹一下吧!”

Andy: 哈囉!我是AMPM的Andy,對於那些熟知我塗鴉跟壁畫創作的人都知道,我也會使用我的藝名 Dsbk1或是Dabs.


“能不能和我們聊聊最開始怎麼接觸滑板與塗鴉呢?

⼤概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Andy: 我其實是在1980年代中期接觸到滑板,當時我被街上滑著滑板、打扮有些龐克搖滾的小孩吸引。看到這些孩子違法和魯莽地在街上溜噠,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些孩子們似乎可以掌控自己,並相當確定自己的身份,他們似乎不太在意人們對他們的想法。看著他們野蠻卻吸引人的模樣,衝進我腦門的第一個想法是 “自由做自己,而不是一昧在乎他人的想法,然後從中認識自己”。

但是其實真正讓我對滑板文化感興趣是我從藥局裡找到滑板相關的雜誌開始。像是“ Thrasher”和“ Transworld”這類的雜誌,使我了解到有關滑板領域內外的所有信息。在發現這些信息渠道之後,我意識到滑板不僅是孩子們的娛樂休閒,更是一種真正的次文化。因此,我開始沉迷於那樣的風格、音樂、時尚和一些處事態度。當然,過去那些滑板和挑戰自己所經歷的勇氣及冒險都是很有趣的。這些種種誘人的因素都是我投入這個領域的原因。

開始接觸塗鴉則是在90年代初我第一次到巴黎的夏季旅行中接觸到的,當時正是我的青少年時期。

看到巴黎地鐵列車的沿線、城市周圍和滑板場上的所有塗鴉,那些都讓我感到非常深刻和神秘。一直到1992年左右,我因為受到滑板朋友的影響,開始自學繪畫和插圖,所以當朋友們去“塗鴉”和“轟炸”時我就參與其中。說實在的,塗鴉的過程真的很令人興奮,感覺就像是滑板時腎上腺素激增所帶來的快感一樣。

在真正認識到這種文化後,我開始沉迷於其中並且把重心放在塗鴉創作上,也因此我塗鴉的技術才可以不斷改進和提升。

從1994年到現在,我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用於塗鴉寫作,部分原因是因為滑板的過程會受不少傷(尤其是手受傷),而這些傷害會影響我在塗鴉方面的表現,所以才會使我決定放棄以滑板為主的相關活動,進而將注意力集中在藝術和塗鴉上。所以在過去的10年中,我只是透過收集畫板的藝術以及到輕型的滑板公園滑行來接觸滑板領域。

“如果有⼀天你將被迫乘坐⾶船離開地球,

只能帶走其中一塊或者一個系列的滑板,你會選擇哪塊?為什麼?”

Andy: 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因為我有3個主要的滑板系列,每個系列都很難放棄。

他們對我來說都有著重要的背景故事,講述我作為滑板者以及藝術家、設計師和塗鴉作家的每段旅程。

這些系列中包含了1980年代的代表滑板圖形,以及1990年代藝術家 “Marc McKee”的滑板作品,最後就是許多塗鴉、藝術家的跨界聯名作品。這些不同時期的系列幾乎可以說是記錄了我從小到大的不同時期,有年輕莽撞、激進強烈等等,總體而言,我所有的滑板背後都有一些小故事,有的甚至花了我很長的時間去尋找搜集,也因此這些系列在我心中都有一個非常特別的位置。

但是你也許會覺得有點難懂,因為我想我可能會把上述那些滑板都留在地球,只帶我現在主要在使用的板。

畢竟有太多想選擇的選擇。我無法決定,這太難了,不是嗎?

也許是因為我意識到自己因為想保留過去的那些懷舊之情與記憶所以收集了太多東西。比起實際擁有,也許將這些記憶保留於腦海中或是透過影像紀錄才能留存更久,而且輕鬆又自在。

“滑板是⼀種⽂化還是⼀種消費⼯具?你的看法是?”

Andy: 我認為兩者都是。

因為它可以是一件藝術品,也可以是用來娛樂的。顯然,不同類型的人之間存在著不同的差異,不是嗎?

但是,我來自一個滑板的時代,當時並不像現在這樣成為滑板手就能受歡迎,反而可能因為成為滑板手而在大街上遭到毆打或遭受吼罵。在那段時期,滑板是一個非常反傳統的行為,也因為我從小接觸這樣的文化,它比今天更加融入藝術、音樂、時尚和生活。隨著人們逐漸將其視為一項運動,也就演變出更多的商業行為,這樣變相充滿消費性的次文化也逐漸成為主流。

但是在某些方面,滑板運動對我來說是一種文化場景,將另類、古怪的流浪者聚集在一起,而不僅僅是商業的消費工具。

“兩者同為街頭⽂化的元素之間的關係對你來說,是怎樣的存在?”

Andy: 我會說它們通過共享相似的特徵而並存,因為它們都在充滿冒險的藝術中蓬勃發展著,你必須抓住機會並迅速做出決定。當然,由於會涉及到一些危險,所以有時可能會陷入困境。從這些動作中得到的極速感都是參加這兩項活動的主要獎勵。因為他們既難以掌握又需要時間發展,所以一旦你達成便能為你增加自尊心。

“滑板與塗鴉都是都利用城市景觀來發展自己。滑板手和塗鴉作家與環境的變化融為一體,那些在過程中所面臨的挑戰都能使他們變得更加活躍於其中。”

通常,由於這些相似的特性,兩者間會彼此交叉,所以可以更成功地共存。也因為我接觸了包含這兩種活動的音樂,否則我也不會發現它們中的任何一個。因此,這也算是將這兩個活動結合在一起並成為一種生活的方式。

如今,沈溺於這些活動之一的人們,彼此之間的界限已經變得模糊。所以你時常可以發現這兩個活動是相互牽涉的。這些場景之間並存最明顯例子是就是在塗鴉藝術之中。你會發現塗鴉在全球所有的城市中的滑板公園和景點的牆壁上都會出現。透過街頭語言和交流的形式讓滑板者和塗鴉作家能自然而然的共同存在或是生活在一起。

“它們是融入了你的⽣活嗎?有沒有給你的⽣活或者其他方面帶來一些變化?”

Andy: 我青年時的滑板經歷受到音樂、藝術、生活方式,以及政治方面的影響,這些都使我成為今天的我。雖然我在投入於塗鴉創作後,有好長一段時間停止關注這類滑板文化一段時間,但是其實兩個活動在很多方面都是一起的。

當然,滑板藝術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我從中得到很多啟發,同時也觸及我的塗鴉創作或服裝設計的靈感。我相信在我的潛意識裡,透過持續發展和繪畫並能融合以及吸收這兩種看似相同卻又不同的文化,進而影響我參與任何活動的方向、想法。

多年來,透過滑板、衝浪和滑雪板運動的流暢性,也增加了我對於直線和曲線的相關藝術品的流暢性的理解。所以對我來說,身體的運動是一種可以結合許多不同方式來解釋的藝術形式。當你長時間參加了任何一項活動,那麼你一定會在生活中許多不同的領域裡運用到這些運動帶給你的影響。簡單來說,這將會是一種直接同化的形式。

“其實剛才的問題,就是我們去思考「共生」關係的一個過程。現在,AMPM即將走向另⼀個經營階段,告別實體店⾯、走向海外並延長網路社群的效應,想對可以看到這篇的大家分享⼀下2020國外計劃?”

Andy: 我們認為,我們的品牌其實對台灣以外的地區的人們來說更有吸引力及興趣,他們也更主動的想要探索這類型的商店。

如今,透過社交媒體與不同群體的人交流的機會變得容易許多,世界的距離也就更小,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前景。所以我們將在接下來的一年中,透過線上的方式開始創建我們的新系列,以尋求更多可以合作的機會,同時也會以快閃店的方式呈現。

“聊了這麼久,最後,每個與我們合作的對象都是「次世代」中的新人類,經過這段訪問,你對品牌的感覺是?可以形容看看?”

Andy: 其實,我對品牌的產品並不完全熟悉。雖然如此,我覺得透過採訪不同領域的人,並與他們分享這些不同的經歷,其實是一種漸進的思考方式。很明顯的,這也是獲得信息和傳播信息的一個積極的過程,對於次世代的新人類來說不論是在生活或是開放的思想上都有著很大的幫助。

在街頭藝術與生活之間,也許並不存在著某種界線。從騎樓牆柱上的塗鴉,到公園裡赤裸上身滑板的青年,這些看似雜亂卻在城市裡依序排列著的場景,有一種說不出的和諧感。

對於Andy而言所謂的共生,不是一定要誰依附著誰,或是誰跟誰有實體的關係才是,而是彼此無形間緊密的連結,像是潛意識裡的街頭元素影響著整個社會的行為模式。

畢竟,塗鴉是城市最原始的欲望,滑板是表現⾃由與存在的一種動態的街頭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