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想要與需要|植物藝術家,李霽

“人類無時無刻都在「想要」什麼,卻也窮極一生尋找自己「被需要」的瞬間。這兩種關係,交互主宰著我們的心靈”

這個詞彙看似深奧,但其實你我一點都不陌生,比如手機之於你,它離開了你、會沒電而死;你離開了它、則會無聊至死。又或者作為一個飼主,你能想像活在一個只有人類、沒有任何寵物存在的世界嗎?

我們堅信,在 “人與人、事與事、物與物” 之間,擺蕩著一種能量極強的連結關係。

然而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超越此兩者的第三種關係,來到享譽國際之「植物藝術家」李霽私人工作室,一起來聊聊究竟在他的眼中,何謂共生。

“如果下一秒,你將被迫乘坐飛船離開地球,飛船上有滿足你一切基本生存的供給需求,但你只能從地球帶走五樣人、事、物,不必考慮大小或數量,你的選擇會是?”

李霽:我可能......第一個想帶走的是「太魯閣國家公園」裡的某一座山吧!然後是一台倍率很高的望遠鏡、用不完的紙跟筆,還有我家裡頭養的貓。


“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呢?”

李霽:如果我真要被永久拋擲到一個充滿未知、數位維度的空間當中,有一座山可以讓我享受大自然空氣的沸流、樹木的浮動、陽光的沐浴,還有常去的秘密基地,讓我得以安匿身心,會讓我感到相當安心。

無聊的時候我喜歡用紙跟筆紀錄生活,然後偶爾可以用望遠鏡俯瞰宇宙間的萬千生態,而三隻貓的話,有牠們的陪伴應該挺不賴的

“我們特別注意到你的答案首選是「大自然中的山水養分」這並不是經常被一般人視為必需品的選項,是否可以稍微更詳述一點,會如此不假思索便做出選擇的原因呢?”

李霽:我相信山是一切能量的來源。

雖然我得待在飛船上孤老終身,眾觀之下,宇宙或許不需要這座相對渺小的生命體,但我想,我的選擇是出自於我本能性的依賴。我講的並不是一棵樹或一條小溪,而是一整個生態系,它寧靜而堅實的力量會讓我感到安全,這種感受是無法輕易被取代的。

山水的運作讓我能感受到自己「恰好的活著」並且是有歸屬感的存在著,成為大環境的小部分,依徬著自我而循環演進。



“剛才這些問題,就是我們在思考「共生」關係的過程,不曉得你作為一名在永續職場、藝術文化界或社群媒體上都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意見領袖,是否曾經觀察到世界上有什麼有趣的共生現象?”

李霽:其實我覺得,在我交出第一件作品、到大家真正認識我和團隊的之前與之後,觀者與創作者的關係是沒有太劇烈改變的,我一直都秉持著透過作品去跟觀者對話,媒材的語言與大腦的認知是共生的,即便沒有唯一解答,兩者卻是相輔相成。

作品的創作過程中需要思考、材料、人力、買家、賣家、網絡......在我看來,這一切的連結似乎都缺一不可,這也是共生關係的一種。

對了,我的作品一直都運用了極大量的廢材、消耗材和回收材,這是否也回應了與環境之間的共生?而從商業性的角度來看,作品訊息和市場機制的社群串流,當中也是隱藏了許多潛在連結,持續發展、擴大、演進,天啊......經過這麼一聊,共生的概念似乎是無所不在的。

“共生是超越「想要」與「需要」的存在,也是屬於未來的正面關係,那麼你是否有意識到自己的身上也存在著這種關係,而它的存在又是如何讓人變得更好?”

李霽:從自己的視角來看的話,我會說這世上沒有所謂的「純藝術」。

藝術和商業是綁在一起的兩件事,有人說這種關係是資本主義在自命清高,也有人說具有涵養的各類型文化沾上了銅臭味。

不過我想講的是,藝術家是一份職業,最終還是得走到商業體制裡面,有買賣、藝術家才可以求得溫飽,有流量、展覽才可以一場接一場的免費開放參觀。這一點也不矛盾,高冷不再高冷、地氣不再地氣,我認為是很自然、正向的一種互動型態。


“那麼在這個民粹主義興起、人心割裂的新時代,你是如何看待「分享自我」這件事?而分享又會如何幫助到人類的共生呢?”

李霽:我一直在分享的一個觀點是,自己不是個只會玩弄花花草草的閒人,也不是個循規蹈矩的藝術家。

作品的概念也會帶到一點室內空間設計跟自然永續生存,在某個層次上,我的存在、我的分享,似乎就在打破社會上某些既有的想法,沒有一個概念是可以單一生存的,而透過這樣的分享,我希望觀看我作品的賞者可以意識到,你可以喜歡、你可以不喜歡,但是你不能否認每個物件一旦存在了、被觀看了,那麼共生便已經自成因果。


“其實我們現有的產品皆是以「共生」作為理念開發而來,像是礦石與慾望、面膜與彩妝的結合,看似相互悖離的事物、實則融為一體。你認同這樣所謂的共生狀態嗎?又或者你覺得未來這種狀態會持續蔓延到生活嗎?”

李霽:都已經2019年了,我想,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專業領域可以被單獨劃分而出,這是一個打散重練的過程,而且世界正在形塑一種跳脫以往的新觀念,沒有人需要定義自己是誰,也不會有一個角色可以永遠特立獨行,比方說,再怪異的人還是得吃飯、睡覺的,對吧?

“你可以形容看看,當你接觸到BEMORAL時的第一個想法嗎?那麼,在經過這段訪談之後,你覺得共生與BEMORAL的關係為何?”

李霽:我記得第一次接觸到貴品牌時,其實我是非常認同、並且深深感到著迷的。

由BEMORAL來帶領消費者認識更未來、更深層的對應關係,其實格外有意思,消費者不單單只是購買到商品,而是也被再教育了一回,越願意多花時間去探索、去思考何謂「緊密共生」,我認為才是朝對的方向持續成長的新常態。


“請用你最擅長的方法,不限文字或任何媒介,為我們定義今天聊完之後,什麼是「共生」?另外,你認為我們能有什麼其他的方式,加深讀者對於共生的認識?”

李霽:共生沒有解答,是再自然不過的一種生活型態。

可以的話,如果BEMORAL能夠和擁有相同理念的品牌進行跨界聯名,比方說我們「質物霽畫」,應該會非常有趣,哈哈!期待合作!


後記

花非花,樹非樹,人非人,生非生

與其他人不同,李霽從不避談商業與藝文之間的隱晦灰線,他將兩者比擬為相互仰賴的共生關係。

就像作品媒材是他與世界對話、由內心宣洩的管道一樣,旁觀者清或不清,創作者從下筆的那刻,就已經決定了「理解」與「被理解」,本來就是一層說不透的緊密連結。

在對談的過程中,當李霽老師在聊到大自然時,臉上的笑容是多麼孩子氣。在世俗的又磨又催之下,似乎只有自成一氣的山水景致,才能是他托付心靈的身魂伴侶,如果一輩子可以像他一樣,有個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不知道該是多幸福的一件事?

噫!花是花,樹是樹,人是人,生是生